主页 > Q宅生活 >一边分手,一边上床 >

一边分手,一边上床

2020-06-14

文/彭浩翔

你好,彭先生。

是的,这就是我和他的现状,我们一边在谈分手,一边还会上床。说说我们俩的事情吧,希望彭先生你从男人的角度给我些建议。

……我和B走到了一起。在一起不到一个月我们就上床了。我真的不知道那时是怎幺想的,就好像受了蛊惑一般。但是,这件事我到现在都不后悔。因为当时,我没有一点犹豫,也没觉得这是多十恶不赦,就是很顺其自然,两个人都想,感情也到了,水到渠成。我不知道这样形容对不对,也许只是一时激情。可这种激情我和其他男人,包括我前男友都没有过。

好,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交往。交往的时间愈长,我就愈爱他,觉得他什幺都好。可是他却愈来愈忙,是真的很忙,因为在同一个公司,所以我知道他忙的程度。我们真正能在一起的时间愈来愈少,而且自从我们真正交往之后,就很少在公开场合约会,每次都是中午下班了,我们回到我家,一起吃午饭,然后分享彼此的身体,之后各自上班,在公司也装得不是很熟悉,大部分约会内容都是如此,也有其他的约会内容,不过比较少。最多的就是上床、上床、上床⋯⋯而且,他愈忙,愈没空理我,我就愈想去烦他,我承认,有时候我是真的挺黏人的,这点很不好,他也很烦。可是我有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总是给他打电话,发简讯啊。不回我就一遍一遍的发,很烦人,是吧?哎∼∼∼,也许就是这样,他渐渐不爱我了。这中间的过程我就不多说了,总之是很伤人。伤人伤己。__说说我们现在吧,现在我们谈到了分手。可能两个人都累了,分手我提过,他也提过。这次是他提的,很坚决。可是我很捨不得。而且他现在又喜欢上了别的女孩,不过他说我们分手和这个女孩没有关係,他也不会和这个女孩走到一起,现在只是好朋友而已。我也没把我们的事情和这个女孩连在一起,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,和任何人都没关係。可是,我今天看到了他写的日记,言谈中就是很喜欢那个女孩的意思,好像现在他的快乐只有那个女孩可以给,而那个女孩给他的回覆也说明他们在暧昧。



不过这只是小小的让我伤心了一下,我知道最主要的还是要解决我和他之间的问题。现在我们说分手,说是暂时分开几个月,大家都冷静冷静。刚开始确实很难过,不过过了几天觉得好很多,离开他也不是不可以。可是前两天,他又给了我希望。我们在电话里谈过很多次,他有时候说得很坚决,就是要分开了,有时候又说还是冷静一下,也许过段时间我们就好了,大家就都能重新来过了。我真的不知道他要干嘛!他不爱我了,这是肯定的,我知道,我也不傻。而就在昨天、前天,我们又上床了!我知道自己是在犯贱,也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,还有很好的男人在等我。也许是我太固执了。今天,我又在他忙疯的时候,不合时宜的给他打电话,聊这件事。他说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,至少现在不可能,也许过一段时间你问我,还可以在一起吧。他到底想干嘛,一边很坚决,一边处处留余地。想拿我当备胎?!他说过的很多话,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信。彭先生,道理我都懂,我应该坚决离开这个男人,不让他再伤害我了。我知道,我明白,我都懂,可是,我不想。我想要的幸福、快乐都在这个人里。我可以和朋友很开心的笑、很尽情的玩,可是,我脑子里满满的依然是他。我不想走出来,不想和他没关係。彭先生,你能否从你男人的角度给我些意见,怎幺样能和他重新来过。

写得很乱,像流水帐,也不知道彭先生能不能看明白,也许有的地方很主观。不过,还是希望彭先生帮帮我。

去北海道钓鱼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亲爱的去北海道钓鱼:
如你所说,你的文笔思绪确实有点凌乱,恍如流水帐,甚至你说到你跟他又重新开始上床,我都不知道你说在前天还是昨天呢?又或者前天和昨天都有?我不知道。

其实我觉得有关你这段纠缠的爱,都可以用一个很简单的,或是说更男人角度去思考,如何简单?换个词彙就可以了,就像电脑按个指令繁转简那样简单。

做电影这一行压力很大,因此每个人的减压方式都不同。我认识一位导演叫尔冬陞,他的减压方法是去潜水;演员杜汶泽则喜欢到市场买条鲩鱼,然后回家用心烹煮;奖门人(注)曾志伟的减压方法是打高尔夫。而你这位B很明显也是个大忙人,而他的减压方法很简单,和不少男性一样,就是射精。

请原谅我用这种直白方式去看待你那段感情,但既然你想求一个男性角度,我就得以最坦白的方式告诉你事实。

在他那忙碌的生命里,明显容不下你,也容不下你所认知和追求的那种爱。因为你的爱情中,包含了要跟你到郊外或公众场合约会。但对B来说,约会只有一个终极目标,那就是为了减压,要减压就得射精。而跟你到郊外的初次约会,其实不过是铺陈这个射精活动的一段前戏罢。对你来说,被射精并不是你对爱情的最主要追求之目的与归宿,因此你们开始产生分歧,你希望得到关怀,但这却不是他希望或能够提供的东西。事情都清楚不过啦,你说你了解他忙,但他再忙,也有闲暇跟别的女生暧昧一番,那干嘛他不把时间留给你?这是连脑残族都能回答的问题啊。当然,你也不用羡慕这暧昧女生,因为这种缠绵暧昧,也可能是他为达致下个射精目标的例行手续而已。

那幺,他为啥还愿意继续跟你上床?因为多一个地方射精,就意味多一处可供减压,铁打的营、流水的兵,服务至上,来者不拒,何乐而不为?再忙也找到两处减压,在男性同侪眼中,这个B真是牛B。

「我们不能在一起,至少现在是不可能了,也许过段时间你问我,还可以在一起吧。」

这段说话是什幺意思?你都没看懂。你尝试于午夜十二时,在客厅中点上一根蜡烛,然后把这本书举起,放到你眼前三呎的距离,然后把左右眼珠向眉心靠拢聚焦,就像看那些3D立体画般凝视这段说话,就能看出他心里的台词:

「我们现在不可能一起了,因为我已经找到别个地方去射精,至少现在是不可能了,毕竟是男人嘛,一滴精十滴血,一天射不了多少。也许过一段时间你问我,正好我在外面射厌了,射剩了,射歪了,还可以在一起再射一射吧。」

翻译成白话就是这样!在这个人身上是无法找到幸福和快乐,即使你继续一边跟他谈分手,一边跟他上多少次床。被一个不爱你的人在你体内射精,不会让你感到更快乐和幸福,因为他真的没时间在床上以外的地方,满足你其他需要。

原谅我在这封回信中,老是用很粗鄙的词彙去讨论你这段纠结「苦恋」,但其实这段让你思绪不清,缠绕心灵的朦胧痛爱,说到底也不过是那两个字,因此换个词彙套上去,意思完全一样,但事情就顿时变得清晰不过了,还有什幺好不捨呢?

赶紧出外跟朋友很开心的笑、很尽情的玩吧。去北海道钓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要是在旅途中,碰上不错的男生,有可能发展的话,不妨直接问他:「唉,要是跟你在一起,除了射精外,你到底还有啥会让我感到幸福和快乐吗?」


    
注:由曾志伟主持的「奖门人」系列是香港无线大热综艺游戏节目,节目邀请当红艺人上来玩游戏,争夺奖金,但风格以「恶搞」来吸引观众。
        
本文摘录自 彭浩翔新书 《爱的地下教育》,圆神出版
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