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活健康 >误信“跳飞机”月赚2万‧60人遭女老千刮走10万 >

误信“跳飞机”月赚2万‧60人遭女老千刮走10万

2020-08-06

误信“跳飞机”月赚2万‧60人遭女老千刮走10万(吉隆坡17日讯)一名四十余岁的妇女,以到澳洲和英国打工可赚取逾万至2万令吉为饵,诱导一名装修业者介绍同行“跳飞机”,在短短数个月内骗取近60人缴付1000至2000令吉的费用后逃之夭夭,刮走近10万令吉。除了金钱损失外,其中11人的护照也被拿走,使他们面对极大的困扰。受害人在民主行动党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的号召下,週二在服务中心集体报案。蕉赖马鲁里警区派出由贞德拉警长为首的商业罪案调查组,一行7名警官到服务中心,即场接受二十余名受害人报案。不让拍照不提名字这名以高薪介绍工作为饵的老千,没有人知晓她的背景,就连中文名字也不知道,受害人只唤她“芬妮”。根据受害人形容,老千行事小心,她不提身世,也不允许受害人拍摄照片。行骗过程中,她为了让受害人信服,做戏做全套,要受害人接受包括X光健康检查,以减低受害人的戒心。不过,在接受健康检验过程中,老千不放过刮财机会。她向受害人收取250至350令吉的费用,但诊疗所的检验费用却只是每人90令吉。60名受害人都不认识女老千,他们都是老千“中间人”罗玉群(48岁)的亲友和朋友,或间接介绍的友人。女老千是以到澳洲摘苹果或农场工作,一个月有3500澳币(1万1000令吉)、到英国从事装修工作,每月有4000英镑(2万令吉)的高薪为饵,诱骗受害人缴付签证等费用,以飞往澳洲和英国打工。女老千深谙积沙成塔的原理,她知悉大部份是从事装修业的工友,一下子很难缴付大笔费用,因此打造非常低廉的配套,即所有前往英国打工者,一律只需缴付包括飞机票在内的1000令吉;而到澳洲者,因需签证费,所以收费2000令吉。至于工作介绍费,女老千则以受害人到英国或澳洲工作后,须把首月薪水作为介绍费,抵销了受害人的疑惑。广招亲友参与中间人也上当不幸成为女老千“中间人”的罗玉群,原是装修小老闆,每月有近4000令吉收入,却因经不起诱骗,误以为到澳洲摘苹果会有过万令吉收入,因而掉入老千的陷阱。他说,女老千原是他一名住在太子园朋友的租客。这名朋友误信老千有“好康”,因而介绍他认识,结果导致他把亲友等人一同拉上贼船。他是在5月初认识女老千,当时她说从新加坡到吉隆坡準备开拓市场,介绍人到外国工作。“开始时,女老千说要找一批人到澳洲摘苹果,问我有没有兴趣。她也叫我帮她找人。由于到澳洲工作合约长达3年,很多人不感兴趣。结果我在整半个月的时间内,只招到大哥、表叔、侄儿、我及朋友5人。”他指出,女老千疑是不满这个收获,在5月杪会面时,突然又说这一次她有另一个“好介绍”,那就是英国正需要一批装修工人。“女老千说,到英国打工的合约是半年,每月有4000英镑(2万令吉)收入,这是一个很大的诱惑。”女老千拿走11本护照“我怀疑女老千看准我这方面的人脉。果然在我一发放消息后短短一个多月,就有不少同行、朋友、朋友的朋友都感兴趣,纷纷缴费和接受体检,一心等待出国淘金。”他和亲友11人,原定6月中出发往澳洲,可是到出发前一天,女老千却以仍有人的签证没办好把出发日挪后。过后,女老千又以类似藉口,3度拖延出发日期。“一直到本月13日的最新出发日,我们11人到机场等候,却不见女老千蹤影,电话又拨不通,我们才惊觉事有蹊跷。”他说,他们除了面对金钱损失外,11本国际护照也遭女老千拿走。询及是否担心亲友怪责,罗玉群声称,他已做好心理準备。“我当时以为有好机会,才介绍给朋友,我也是受害人。”不过,他承认,女老千承诺会在受害人开始工作后,给他每人1000令吉作为介绍酬劳。体检中心电眼拍下样貌罗玉群说,他曾在本月14日联络到女老千,女老千当时说她在新加坡途中,并要他安抚其他受害人。“我当时怒斥她说,她这样做会害到我被千夫所指。可是女老千还是一味说没事,表明如果受害人要取消行程退钱,她会在週日汇入2万令吉,由我把钱退回给大家。”“可是,我等了整天都没收到汇款,也无法联络上女老千,所以决定报案。”陈国伟说,基于女老千每次都出现在体检中心,向受害人收取250至300令吉的体检费,因此,她的样貌被闭路电视摄入。“这也是唯一可侦察女老千的线索,因为女老千完全不给受害人拍摄照片。”他补充,警方会在受害人报案后,儘速索取闭路电视片段,以追查女老千的下落。他也促请还没报案的受害人,儘快到马鲁里警局报案。曾高薪赴杜拜不疑有诈来自沙叻秀的杜永荣和叶金源(40岁)曾在2009年到杜拜工作半年。当时包吃住,每月净收入5500令吉,因此,他们并没对女老千开出的高薪感可疑。“我们只是在女老千原本说英国仅需8名装修工友,到后来人数一直不断增加后感到奇怪,唯因介绍人保证没问题,所以就没有多问。”他们分别缴付1000令吉费用和250令吉体检费给女老千。他们是準备到英国当装修工人。女老千答应他们,到英国工作后,才从首两个月的工资中抽取5000令吉代理费。“至于介绍费则是每月2000令吉。我们考虑到即使是这样,每个月还是有1万5000令吉收入,划算过在这里每月3000令吉的收入。”38岁的李德兴是与3名朋友一起受骗。他原是罗玉群的工人,在罗玉群决定到澳洲淘金后,他与3名工人也决定尾随,不料齐齐被骗。11人机场苦候不果才知上当由于配套便宜,短短两个月吸引不下60人参与,其中16名受害人是準备前往澳洲打工,余者是到英国。受害人的年龄介于22至54岁,以男性居多。他们是在5月杪至7月中,在马鲁里永旺佳世客肯德基或友力花园的健康检查中心,缴付1000至2000令吉费用给女老千。以男性居多受害人直到上週五,在原定第一批飞往澳洲悉尼打工的11名受害人于机场苦候不见女老千蹤影,又无法联络上对方后才知悉上当。他们为了查证,隔天一早往大使路移民厅、英国驻马领事馆和澳洲驻马领事馆求助,结果被告知后,女老千根本没有提呈申办工作准证及签证文件。惊知受骗的他们于上週六向陈国伟求助,週二在服务中心集体报案。‧2012.07.17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